上官英杰起先是一直默不作声,到了阿坚要闯祸时,马上出手制止。
当真是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。
如果阿坚也陷落了,他们这群汉人就顿失所依,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那是很糟糕的。
接着上官英杰又提出擒贼先擒王。
他倒是比阿璞更干脆。
本来就可以推到他们这些汉人身上,反正他们是要回到中原的。
既然都有这等资源了,阿璞的死谏更像是多余。
当然借助外人的力量,也需要谨慎,对他们不信任也是自然。
原文是——准备工作

计议已定,阿坚本来主张当晚便即举事,上官英杰说道:“但也无须太过着急,咱们总得先做一点准备功夫。”
阿坚问道:“不知你的计划是要准备一些什么?”
上官英杰说道:“比如说,头一件咱们就先得熟悉宫中的地理形势,否则岂不变成了盲头乌蝇,瞎撞乱摸?”
阿坚笑道:“这个容易,我立即就可以画出一幅宫中的地图来给你们。”原来瓦剌朝廷的传统习俗,君臣之间,尊卑之分虽然甚为严格,但却不似中国有那么多宫廷的礼节,地位高的王公将军,常有被大汗招宴宫中的机会,这种宴会,波邀请者是可以带妻儿去的。前任大汗重用阿璞,为了笼络阿璞,爱屋及乌,对阿坚也甚为宠爱,好几次甚至准许他进宫内游玩的。
阿坚画出宫中的地图,详细给他们讲解,不需两个时辰,他们已是牢记心中。
上官英杰说道:“最好还能够得到几套龙骑兵的衣服。”
塔布说道:“这个让我去办。”原来他认识一个替龙骑兵缝制衣服的裁缝,这个裁缝也是曾经得过阿璞的恩惠的。
阿坚说道:“风声这么紧,你进城去可要小心一些。”
塔布说道:“少爷放心,我有办法可以混得进去的。而且即使没有这件事情,我也还要进城一次探听消息的。”
他们决定了延迟一天,等待塔布回来,第二天晚上方始动手。
第二天他们惴惴不安的等待,预算塔布午间可以回来的,直等到日影沉西,仍然未见他的踪迹。
阿坚抑制不住心中的焦虑,说道:“看来只怕是塔布出了事了?”正想转移躲避的地方,外面把风的塔布表哥说道:“啊,有人来了,不用担心啦,来的是塔布!”
塔布气喘吁吁的走进屋子,也不歇息,便即笑道:“少爷,累你挂虑了,幸不辱命,这里是五套龙骑兵的衣服。那裁缝按照我带去的尺寸给你们赶制的呢。”
阿坚苦笑道:“只要是龙骑兵的服饰就行了,何须这样讲究?令我几乎担心你回不来呢!”
准备停当,那是要大干一场了。
但不知宇文成都是不是也在?
单凭一个柏列,风鸣玉就可以应付了。
要是霍天云搭一把手的话,那是可以活捉的。
如果宇文成都来了,那么要上官英杰出马,联合谷飞霞,还是可与一战。
接下来的寻常守卫,那是不在话下,阿坚都可以应付。
那是此事可行。
不知道战斗力分布的情况如何?
还有,阿璞将军到底如何了?那要敬请继续观赏。